首页
会员中心
到顶部
到尾部
2016年军训教官集训感想

二十天的军旅生

时间:2016-10-27 21:00:08  作者:宋技宏  来源:学生纠察队  查看:295  评论:0

二十天的军旅生

宋技宏

 

作者: 

宋技宏,1996年12月16日出生,山西平遥人

公共管理与法学学院15级行管3班

第30届学生纠察队第3小组成员

曾获突出贡献奖;PPT技能大赛三等奖;工之友志愿者

 

还记得第一次小值打饭吗

还记得炊事班的饭菜香吗

还记得爱笑的班长吗

我们曾经一起训练也曾经一起摸爬滚打

我们曾经一回想去教导大队集训的二十天,其中不乏有苦痛,但是更多的还是快乐,留下的更多的还是美好。集训的二十天,说快也快,说漫长也漫长。二十天,遵从部队的规矩,让整个人有了一股子兵味。

在刚刚去了教导大队,路上、车上更多的是兴奋,但是在下车、报到、领衣服,却与想象中的不一样,尤其是刚过前一天的时候,觉得更是与想象中有天与地的差别,甚至曾经产生了不如回学校集训的念头。或许是因为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也或许是因为不习惯那里的生活方式,那也只是开始。接下来的日子就过得很充实,很有味。

每天正规的连队一日生活作息,听着哨音起床,然后集合出操、活动身体、练口令,接着回来叠被子、整理个人内务、洗漱、小值打饭、听哨音集合,带至饭堂门口整队唱歌,接着进饭堂,听值班排长的口令就坐、开饭……一切都看似很死板,却无不体现着部队的军人作风,整齐划一,铁一般的纪律,铸就召之即来,来之能战,战之能胜的部队。

在那里,不论什么时间,作为学员的我们,在哪里,在干什么,通通都要向班长打报告,甚至是上个厕所。在教导大队的二十天,我们被拉过无数次的集合,只是因为集合速度慢,我懂得了能用跑的就不要走。我们被排长、班长批评过很多次,这些批评让我们更好地成长,在这里真正感受到那歌声、口号声震天响。

集训二十天,最痛苦的并不是训练,并不是加班背理论、熬夜写教案,而是上课。上课的大礼堂、小礼堂简直就是蒸笼,太热了,比训练出的汗都多,即使这样,每次听到司令、参谋长、副参谋长、作训处处长等首长提到农大的时候,瞬间来了精气神,有这样优秀的学校,真的很自豪。

训练最苦最累的还是战术,爬的腿上伤痕累累,不过战术确实最搞笑的,刚开始那爬的真的是千奇百怪,各种姿势都有。还有就是每天下训后,在宿舍跟排长、班长侃大山,吹牛逼……二十天太快,以至于到最后很不舍。

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吗

还记得第一次哨音吹响吗

还记得营房前的那棵树吗

还记得爱逗逼的排长吗

还记得第一次紧急集合吗

起喝醉也曾经一起谈天说地

我们曾经梦想当将军也曾经宣誓向雷锋学习集训20天,很快就结束了,越到最后,越是百感交集,越到最后,才越懂得珍惜。班长,排长,还有一起摸爬滚打的战友,我们一起挥汗如雨,我们一起伤痕累累,没有人放弃,没有人退出。出早操的大操场,搞队列的林荫大道,搞战术的图书馆草坪,搞射击的食堂前坪和靶场,搞篮球赛的篮球场,听课跟蒸桑拿一样的大礼堂、小礼堂,还有激动人心的晚会。每日饭前一支歌,歌声嘹亮;每次出操番号,号响连天;每次拉歌,拼尽全力,嗓子哑了又好,好了又哑。战我神威,无坚不摧,三连二排,教导之辉。对那里的规矩慢慢熟悉,对那里的生活慢慢习惯,被子都有了折痕,但是我们却要必须离开了,还记得十天刚过,战友们激动的说过了一半了,到现在结束,时间太快,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,纵使有太多不舍,有太多留念,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终究要离别,愿我们各自安好,日后再相聚。

二十天的军旅生涯,成为很重要的财富,成为大学里浓墨重彩的一笔,成为人生中最难忘的片段之一。湖南省军区教导大队,将存在回忆中,日后想起,我年轻时在那里度过我二十天的军旅。



上一篇:集训感想
下一篇:人生当如歌
Copyright© 2014-2017 湖南农业大学学生纠察队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湖南农业大学第五教学楼一楼   邮编:410128   电话:0731-84673764   Email: xsjcd@sina.cn